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挂牌之全篇 >
贝多芬手稿进驻武康大楼这家“新网红”竟有许
时间: 2019-10-15

  这橱窗属于一家老牌新店——元龙音乐书店,而它所处的位置,正是上海地标性建筑——武康大楼。上海独一无二的专业音乐书店与修葺一新的传奇性历史建筑,同步亮相,是新生,也是归来。

  犹记得今年初,位于徐汇区衡复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中心地带的武康大楼告别周身密布的架空线“蜘蛛网”,历时近一年的架空线入地工程全方位展示了上海精细化管理在徐汇的全面铺开;5月,武康大楼周身围起支架,迎来了近10年来最大规模的修缮;9月底,大楼外立面脚手架悉数拆除,当舒朗的天际线被打开,人们惊喜地发现,除了熟悉的老麦咖啡馆和大隐书局,武康大楼里又多了一家新网红。尚在试运营阶段的元龙新店更激起音乐圈众多“粉丝”的热情,大提琴演奏家王健、钢琴演奏家赵晓生纷纷挥毫寄语相贺;每天都有读者在橱窗前或书店进门左侧的音乐家历史长廊前自拍留影。

  2016年7月,本报率先报道了复兴中路上知名音乐书店“元龙书店”由于相关市政规划被迫用水泥封墙关掉前门、进店需从后门绕行的事情,引发了社会各界关注。

  在上海古典音乐圈,不论是活跃在舞台上的、还是音乐教学相关的音乐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元龙书店。原本坐落在复兴中路的这家小书店,之所以在音乐圈享誉盛名,更是因为专业。

  书店老板汤元龙和夫人王务荆都是学音乐出身,也在上海师范大学等校做过音乐老师,王务荆退休之前还曾在上海乐团工作。上世纪90年代,两人用音乐学院分配给他们的这间福利住房开了这家书店,君临天下吾与卿乐享世间 什么意思天下彩开,主要经营乐谱等和音乐相关的书籍。相比市面上其他的音乐书店,这里的乐谱类型最为齐全。书店一共有超过一万种图书、乐谱,全上海几乎无处可寻的原版总谱在这里也可以买到,因此,很多著名的音乐家都是这里的常客。

  中国著名作曲家、《英雄的诗篇》作者朱践耳老师就住在书店后面的小区里,从书店营业起,他三不五时就会过来翻翻总谱,关心下现代音乐。王务荆回忆,直到先生去世前一年还来书店问“最近出了什么新作品?”

  另一位常客是著名钢琴演奏家赵晓生老师。他在学生时代就跟汤元龙同班,两人都是学钢琴专业的,他经常来店里,闲聊之余每次都买很多书回去。赵晓生的作品《钢琴演奏之道》再版的时候,书店还帮忙做了排版。

  著名指挥曹鹏每当需要新作品时,就会来元龙找总谱,大多是一些有水准又比较冷门的交响诗。虽然曹鹏已是耄耋之年,但每次坐着校车来书店,这么高的台阶“噌”的一下就跳上去了。这位总不见老的音乐老人曾说:“偌大的上海非常需要像元龙这样的音乐阵地,为音乐家、音乐爱好者守着一方净土。”

  不仅如此,已故著名歌唱家周小燕、歌唱家廖昌永,以及著名指挥汤沐海等等,都是元龙的常客。

  比起一家书店,对很多人来说元龙更像是一个音乐、美学的启蒙地。曾经,元龙书店旁边的复兴中路1340弄里,住着不少钢琴老师。有圈内人回忆说,小时候每次上完课,就会顺道去元龙买书。大夏天的,汤元龙穿着背心,手里揣着个烟斗,一手拎着一瓶力波牌冰啤酒,在采光不怎么好的小房间里教琴——这个场景刻进无数学子的童年里,成为所在街区深处的鲜活记忆。

  近年来徐汇区全面铺开精细化管理和文化工程建设,衡复风貌保护区这片最有故事的老街区是“智慧之治”的试验田。有很多名人都曾经住在这里,其境内有巴金故居、柯灵旧居、张乐平故居等名人旧居84处。今年5月,作为对历史建筑全天候、全时段、全覆盖的精细化管理落实第一步,徐汇区启动对武康大楼沿街外立面的修缮工程。主要针对存在已久的房屋老化问题、修复损坏的钢窗、割裂的砖墙进行修复。整个工程历时不到五个月,可以看到,焕然一新的大楼从外立面的色泽到纹理都遵循了邬达克的设计进行做旧。

  同时,精细化管理也显现在街区特色小店的谋篇布局中。据统计,上海有67条特色商业街区和64条永不拓宽的马路,而这64条永不拓宽的小资马路,半数都在徐汇区。如今坐落在武康大楼里的老麦咖啡馆、大隐书局在内,加上新入驻的元龙音乐书店,分布在全上海各个街区和马路上的9400多家特色小店,交织出这座城市的最温暖的记忆和最柔软的情怀。

  “多亏了徐汇区领导的关心,由政府牵头,元龙(书店)得到了相关企业的大力扶持,才能以全新的面貌跟读者见面”,站在武康大楼新店里,汤元龙先生的女儿汤苑青由衷地说。

  记者看到,在武康大楼底层的元龙新店入口有一面音乐史的纪念墙,装饰着36位中外音乐家的肖像。维瓦尔第、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尤为显眼的是,十位中国音乐家赫然在列: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所专业音乐院——国立音乐院的肖友梅;中国现代音乐学先驱赵元任;中国近代民族音乐宗师、二胡鼻祖刘天华;当代著名音乐家贺绿汀;中国早期音乐教育奠基人黄自;近代著名音乐家、《黄河大合唱》作者冼星海;《长征交响曲》作者丁善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作曲者聂耳;作曲家、小提琴家与音乐教育家马思聪;作曲家、创作了《英雄的诗篇》《黔岭素描》的朱践耳。

  店中书架上,有莫扎特《安魂曲》、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原版手稿,也有朱践耳作品集。德国亨乐出版社手工制版的线装乐谱堪称镇店之宝,这家出版社至今采用活字印刷,手工排版,也是国际赛事的制定乐谱供应商。铅印的符头,规整的乐谱,一百年不破损的纸张,“能对每一个音符负责”的匠心,无不令人折服。

  从1993年在复兴中路开出元龙书店至今,“开了26年,没有一天觉得辛苦,因为音乐就是我的生活”,77岁的王务荆站在新店里,和她珍贵的乐谱、唱片,与武康大楼一起,交织出这座城市最美好的街角风景。

  2016年最初去采访汤元龙、王务荆老师,是因为元龙开在复兴中路上的门被水泥封死,事件在微信朋友圈里发酵,热点预告:DNF开放女圣职 古剑黑光等新游开测香,甚至有身在海外的古典乐相关从业的朋友为之奔走疾呼。

  至今还清楚记得,穿过小弄堂,走进那间光照不进的小书店里,大白天开着明晃晃的日光灯,堆满书的房间狭小逼仄,忙碌着几个身影,一转身就能撞到在偌大的上海滩独一无二的精装版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手稿本……听汤元龙、王务荆老师娓娓道来,才知道这家小店之所以牵动着海内外许多音乐人的心,因为它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书店,二十几年的用心经营,让它和这条路融合在一起,成为古典音乐圈一个符号,成为曾在这条路上求学的琴童、生活工作过的人们心中的情怀和羁绊。

  这几年,尽管被封住了前门,但元龙书店依然风雨无阻每天开张。不熟悉道路的读者七拐八弯走进边门,常常被门口煤气灶吓一跳,将信将疑之间转身欲离开,却看见转角隔板上的一尊贝多芬像,定下心来。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的作者简·雅各布斯曾这样描绘她心目中的城市:“早上,杂货店的店主打开窗户……中午,裁缝打开窗给花草浇水,爱尔兰人在白马威士忌酒馆里晃荡……城市里到处是短的、七拐八扭的街道,神算玄机。人们能享受到拐弯的空间感乐趣。”各式各样的特色小店,是一座城市的魅力所在。在地球的另一边,也有两家书店的命运曾牵动无数人的心弦。

  半个世纪以来,塞纳河左岸那家黄招牌、绿橱窗的莎士比亚书店一直是巴黎的文化地标,也是作家们的精神家园。正是这家书店为乔伊斯出版了《尤利西斯》,也让海明威在日后不断留恋……让这家狭小拥挤毫不起眼的书店名噪一时的主要原因,跟元龙相似,也是因为巨星们的反复光顾——一战后,画家毕加索、音乐家斯特拉文斯基、作家乔伊斯、舞蹈家邓肯等人将书店作为据点,美国作家海明威、菲茨杰拉德、庞德以及喊出“迷惘的一代”的女作家葛楚·史坦、英国作家D.H.劳伦斯等人都曾是书店的座上客。艺术家们聚在这里,高谈阔论、发表新作。

  在另一座欧洲城市伦敦,也有一家对于全世界书迷来说,有着不可替代的地标意义的书店——查令十字街84号,但它的命运远不如莎士比亚书店这么顺遂。发端于维多利亚女王盛期的查令十字书店街,如今书店寥寥,唯有在84号的墙上挂着一块铜质的标牌,供无数爱书人前往追思遣怀。

  可以说,元龙之于上海,堪比莎士比亚书店之于巴黎、查令街84号之于伦敦。这家承载着近30年上海音乐圈记忆的小书店,在武康大楼重新开业,让这栋95岁高龄“上海名片”平添一分新的光彩。

  淮海中路上,有一间彻夜点亮的玻璃橱窗,常常让路人驻足屏息凝视:斯卡拉歌剧院的穹顶映衬下,精雕细刻的巴洛克古董桌上大开本的贝多芬第九交响乐总谱手稿本,惊艳了时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